首页 >> 最新文章

全国最大供港蔬菜基地石碣正受到经济寒风的侵袭邓颖芝

时间:2019/10/16 17:26:15 编辑:

石碣镇沙腰现代标准农田建设示范点,菜农正在忙活,这里的蔬菜是供港蔬菜的来源之一。 记者刘在富摄

提及石碣,人们脑海中或许会迅速闪过“电子信息”、“袁崇焕”等关键词。其实,除了是“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名镇”、“民族英雄袁崇焕故里”外,石碣还是全国最大的供港蔬菜基地。绿色的蔬菜产业,如同持续运转的电子产业,撑起了石碣经济腾飞的一片天。

石碣润丰国际蔬菜交易中心是石碣“绿色产业”中的重要根据地,它是华南最大的供港蔬菜基地,每天从这里加工输送到香港的供港蔬菜达700多吨。港人吃石碣蔬菜的历史可谓悠久,早在改革开放初交通滞后的年代,就有石碣菜农自发地骑着自行车,载着两箩筐蔬菜到深圳罗湖口岸等紧挨香港的地方摆地摊兜售。

近日,它与新疆北园春集团签署协议,从明年起,产自新疆的蔬菜、水果等农副产品将通过石碣润丰国际蔬菜交易中心销往港澳和华南等地区,实现“北蔬南卖”。

新项目的引进似乎没有对润丰的喧嚣造成多大的波动。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依然度过繁忙的每一天,依附在庞大的供港蔬菜的利益链条上。如同东莞大部分的传统产业一样,石碣的绿色产业也受到了经济寒风的侵袭,在润丰里的人们也感受到了寒意。

清晨的喧嚣

三个区域内相同之处,就是在门口均能看到大批堆放的蔬菜瓜果,以及时刻忙不停的工人,还有穿梭其中的送冰工、清洁工。

清晨时分,石碣主干道之一的崇焕路开始在晨曦中苏醒。路上的车子越来越多,马路两边开始出现步履匆匆的穿着各色厂服的工人。

在崇焕西路和刘沙路交会处,占地167.63亩,拥有300多间国际标准商铺的润丰迎来新的一天。

40多岁的重庆汉子李正天正半低着身子,吃力地推着装满冰块的推车,穿梭在润丰各个商铺之间。他的工作是给各个档口运冰块,“很多装进包装箱里的蔬菜都需要冰鲜,”冰厂每天供应给各档口的冰至少有1500车。忙碌的时候,李正天一天就要送200多车,而他所获得的报酬,是“包吃不包住”以及2000元月薪。

“每天都很累,基本上装冰、运冰、铲冰都是自己在弄”,但李正天说自己对这份工作还是比较满意。李正天是润丰里并不起眼的一个角色,每天如他一样忙碌在这里的人群不计其数。“供港蔬菜”的金字招牌,养活了交易中心内依附蔬菜收购、批发、加工、贮运、内销、外销等产业链条的各色人群,上至老板高层,下至贩夫走卒,每个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和价值。

润丰主要分成三大区域,一是供港蔬菜加工区,二是生鲜蔬菜批发区,三是大型的姜、葱、蒜加工区。三个区域内相同之处,就是在门口均能看到大批堆放的蔬菜瓜果,以及时刻忙不停的工人,还有穿梭其中的送冰工、清洁工。

除去少数休息的日子,每天清晨7时许,李正天推着冰车的身影就会出现在润丰的马路上。12月11日清晨,东莞气温低于10℃,李正天吃力地推着一辆满载的冰车,手上戴着的白手套已被磨出了黑色的印痕。一个小时后再见到他时,正推着两辆卸了冰的空车往冰厂方向走去。其时,交易中心内早已是人声鼎沸。

遍地的商机

在润丰,似乎每一个群体都有着它存在的现实和意义,分工不同,但相处得又很融洽。

如同蔬菜品种的丰富,润丰内见得着的交通工具也是五花八门。顺着交易中心溜一圈,单车、摩托车、三轮车、小货车、大货车、手推车,甭管大车轮还是小车轮,车上的人各施法宝穿梭在各个档口的角落里,送货的、卸货的、交货的,叫嚷声此起彼伏,往往话音落下,就会有人应答着领去了任务。

“小马,快把菜送过去!”老板谢先生在蔬菜批发区开了家档口,固定承接山东、甘肃、云南、广西等蔬菜基地的菜源,每隔几天就会接到大货车运来20多顿蔬菜,然后分别送到供港蔬菜加工区对应的档口里。

小马是一名来自广西的年轻小伙子,拿过送货单看了一眼便马不停蹄地推着手推车走了,小马在路上稍微低下头,就能看到其他档口同行手推车下飞滚的车轮,见到老朋友阿华时还笑着打起了招呼。

阿华也是个20岁出头的小伙子。到润丰前他曾是石碣一家电子厂的工人,后来辞职加入了蔬菜批发区一家档口当小工,一个月2000元工资还包吃住,“我喜欢这份工作,比在厂里自由多了。”阿华所说的自由,是指工作时间相对轻松,“有活就干,没活就能休息。”

润丰里面每个环节产生的商机都有人承接。经过前一天加工后,剩下的菜叶堆得到处都是,但到了第二天上午就会有人专门推着三轮车,将剩菜叶装成一筐筐运走,收购价是2元每筐。

在润丰,似乎每一个群体都有着它存在的现实和意义,分工不同,但相处得又很融洽。

菜农的生活

菜农们穿着水靴,将摩托车停在对应生意来往的档口前,等候着工人卸货和包装。来这里之前,他们的身影大多出现在沙腰现代标准农田建设示范点的绿色当中,将蔬菜送到润丰门口后,要通过层层的检验才能进入加工区。

在这里,蔬菜品种之多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拿不到。当然,也包括运输蔬菜所使用的工具。摩托大军就是在这个时候陆续出现的,他们来自沙腰村委会的现代标准农田建设示范点,那里生产的优质蔬菜是供应香港市场的来源之一。

菜农们穿着水靴,将摩托车停在对应生意来往的档口前。来这之前,他们的身影大多出现在沙腰现代标准农田建设示范点的绿色当中,那里有成片的蔬菜地。

菜农老张从不同的篓子里各掏出一棵菜交给工作人员,工作人员给这些菜贴上标签,然后发给他一张红单。拿到这张“身份证”,老张就可以抓紧时间把菜运到相熟的蔬菜行档口。交易中心检验员会检验蔬菜的农药残留量等指标,一旦检验发现问题,带有“身份证”的蔬菜将即刻被召回。

菜农们每天要往返基地和润丰之间的次数并非固定,“主要是看装车的时间,如果上午9点要装车,那我们7点半到8点就要送过来了,”老张说,等到下午三四点时又是装车的高峰期了。

实际上,沙腰基地所占的供港蔬菜中比例甚少。东莞检验检疫局工作人员介绍说,东莞供港蔬菜在香港市场上已占到42%,30%来自润丰,但菜源只有小部分来自东莞本地,大多数则来自全国各地,包括湖南、湖北、广西、宁夏、福建、山东及东莞周边的惠州、韶关等地的基地。

蔬菜的“体检”

各地蔬菜必须提供供货证明,登记来源地、流入档口、品种、凭证号等等,才能通过入场查验通道。之后,对每批货进行抽检,经过重重检测合格后,润丰加工区才能凭分销区的流向单、出货清单等,到东莞市出入境检验检疫局设在“润丰”的办公室申请铅封。

几乎每一天,都能看到挂着山东、云南、广西、福建等地牌照的加长货柜车载着满满的蔬菜进入润丰。像这样的货柜车要进入“润丰”,必须提供供货证明,经过查验,登记来源地、流入档口、品种、凭证号等等,才能通过入场查验通道。之后,“润丰”对每批货进行抽检。在提供样品、做好登记、标识后,市场将货运到分销点,分销点再根据订单,决定供港和内销比例。

分销点主要集中在润丰的蔬菜批发区内,档主们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分工,但供港的比例还是比较大。老板谢先生自2006年润丰开业以来在此经营,他80%以上都是供港蔬菜。在“润丰”,供港蔬菜内销始于2009年,这源于基地规模化、机械化生产和交通的改善,产能提高了20%-30%,致供港蔬菜相对饱和。目前每天进入“润丰”的蔬菜约为3000吨,供港的700多吨。

供港蔬菜经过重重检测合格后,“润丰”加工区才能凭分销区的流向单、出货清单等,到东莞市出入境检验检疫局设在“润丰”的办公室申请铅封。生产加工企业在其供港澳蔬菜的运输包装和销售包装的标识上注明:生产加工企业名称、地址、备案号、产品名称、生产日期和批次号等。润丰负责人表示,“这一整套体系可以追溯每批蔬菜的每个环节。如果出现问题,可以无误地追究责任人。”

工人的分类

工人们的工资大多在1600至2200元之内,有些包吃住,或者包吃不包住。除了正规军,还有“散军”,类似领计件工资的临时工人。

中午12点,润丰的热闹稍稍有所回落。年长的清洁工老李眯着眼睛坐在冬日的太阳底下,观察着来来往往的人群,“这里什么样的人都有,送菜工、运货工、档口的小工,还有那些穿着朴素,盯着档口是否有贴告示的,大多是来找工作的。”

一个年轻小伙子在老李说话间走进了供港蔬菜加工区B区一家档口内求职,“我们招人需要会做菜的!”一位年长的工人说。小伙子愣了一下,“会做菜?”“对,不过不是到厨房里做菜,是指能对蔬菜进行加工包装。”小伙子琢磨了一下后默默离开。与加工区不同,批发区老板谢先生对工人仅要求“身体健康,能吃苦,勤奋点就行了!”因为批发区内要做的只是分送到各个加工区。

不管是批发区还是加工区,工人们的工资大多在1600至2200元之内,有些包吃住,或者包吃不包住。除了正规军,还有“散军”,类似领计件工资的临时工人。来自河南驻马店的胡慧芳平日里在出租屋带孙子,有空时她就带着孙子过来打工,主要工作是筛选土豆,好的装成一箱送过去加工区,差点的装成另外一箱处理,“一箱的工钱是2块钱,最多的时候我一天能弄30箱。”

“有车进来了,快去拿货吧!”午饭过后,一辆从山东运蔬菜过来的货柜车进入了润丰的批发区,很快它的周围就围满了等待装货的各类手推车和各个区的工人。批发区的工人们关心的是,今天的货能不能及时送到,加工区的工人关心的是,今天的活能不能早点完成,因为香港那边要货多的话,他们加工的时间就会相应延长。

淡季的生意

严丽云说,生意好坏都决定于香港市场。人们都说物价涨菜价也高了,生意应该好做才对。但工资没有相应增长,菜价高了,只能少买一点,可能香港人也一样吧。她店里以前供应给香港的蔬菜一天有10多吨,现在每天就两三吨。

作为东莞市供港蔬菜加工基地,稍微留意就会发现,这里有着诸多的香港特色。很多商铺头顶挂着的招牌,如同香港茶餐厅的招牌名字简洁明了,“成记、满记、柱记……”蔬菜行,那些打好包装等待着运往香港的菜篮或者包装箱,目的地上的“元朗、油麻地”等也是香港熟悉的地名。

来自肇庆的菜农黄生在沙腰现代标准农田建设示范点种菜多年,基本上每天都要送菜到润丰加工区,“都快过去一年了,年底的菜价终于涨了一点,”黄生拿芹菜举例,年初最高卖到2 .8元/斤,之后价格越来越低,最低时0.8元/斤,到12月15日,又升回了2.5元/斤,这让黄生感觉有所欣慰,“我觉得芹菜正常的价格应该是在2块每斤。”

严丽云从事蔬菜生意已经有10年。2006年润丰开张以来她就一直开店做生意,主要业务是供港蔬菜。“今年以来一直都是淡季,没有出现过旺季,”严丽云商铺的面积在润丰里面算是中等,月租一万多元,严丽云说,生意好坏都决定于香港市场。人们都说物价涨菜价也高了,生意应该好做才对。但工资没有相应增长,菜价高了,只能少买一点,可能香港人也一样吧。她店里以前供应给香港的蔬菜一天有10多吨,现在每天就两三吨

下午4时,润丰最繁忙的时候出现了。如同凭空而出般,原本在检疫中心一侧的停车场,冒出数十辆悬挂香港牌照的货柜车,它们会陆续进出加工区,等待运走装好的供港蔬菜。

走佬的担忧

前两年润丰也发生过走佬事件,因为香港方面的老板资金链断了,波及到石碣这边的加工商。加工区走佬的危害对整个润丰,同样也是环环相扣。加工区日子不好过,平时供应蔬菜货源的批发区也会受到牵连。

今年以来,经济寒风吹向东莞各个行业,毛织、塑胶、制鞋等行业遭受到了经济寒风的侵袭。有调查显示,今年前两个季度,东莞不少企业订单下降,经营成本的持续上涨也令一些企业雪上加霜,被称为绿色产业的“供港蔬菜”也未必能独善其身。

令各商铺店主们欣慰的是,今年以来大家还没有听说润丰有“关门走佬”的消息。老板们说,前两年润丰也发生过走佬事件,因为香港方面的老板资金链断了,波及到石碣这边的加工商。

在严丽云看来,润丰供港蔬菜的加工区就如同东莞其他传统的密集型企业一样,只是简单地给人代工,“香港那边需要什么蔬菜,下了单,我们照做就是了。”她说,润丰加工区的每个商铺就像企业,需要订单。订单就是香港市场的需求,他们对接的大都是香港区域的客户,除了负担在因物价上涨导致的批发价格增加外,加工区老板们的生意还得承担人民币与港币汇率带来的影响。

“我们最大的希望,就是香港老板每个都赚大钱,他们好了我们才能赚钱,如果他们也走佬了,我们日子就不好过了。”严丽云说。

事实上,加工区走佬的危害对整个润丰,同样也是环环相扣。加工区日子不好过,平时供应蔬菜货源的批发区也会受到牵连。

夜幕降临,待到装满蔬菜的港牌货柜车陆续离开润丰后,嘈杂了一天的润丰,终于也慢慢归于平静,工人们开始收工回家。李正天们也推着空空的装冰车,走向回家的方向。待到翌日,朝阳升起的时候,他们的生活又将继续。

圆管抛光机

东莞废铜回收

画舫船

相关资讯